70年春華秋實 新起點再創出版業更加美好的新時代


來源:中國產業經濟信息網   時間:2019-11-08





  新中國成立以來,中華民族迎來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


  70年來,新中國出版業走過了波瀾壯闊的發展歷程,從計劃經濟建設到市場經濟創新、從追求數量規模到質量效益提升、從單一紙質出版走向融合發展、從服務國內市場到向世界傳播中華文明,不斷成長壯大,走出了一條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出版發展之路,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巨大成績,正闊步向出版強國邁進。


  從計劃經濟建設到市場經濟創新


  70年來,出版產業在改革創新中奮進,實現從小到大、由弱到強的歷史性跨越。


  從新中國成立到1956年社會主義改造基本結束的幾年間,國家對出版業除舊布新,統一各地新華書店,對出版、發行、印刷進行專業化分工,對私營出版業進行社會主義改造,社會主義出版體系初步建立起來,出版物的生產與人民群眾的需求之間的矛盾得到一定緩解。


  值得一提的是,1950年政務院作出《關于改進和發展全國出版事業的指示》,第一次明確提出了要把出版業作為新中國一項嶄新事業來加速發展。


  改革開放前后,出版工作開始逐步恢復發展。1978年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拉開改革開放大幕。出版業成為變革和崛起較早的一個行業,據了解,這一時期不僅開放了民營的零售業,也支持地方建立起一批地方出版社,為新聞出版業的放開搞活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這一時期的出版業在改革發展方面最大特色就是突破體制方面的障礙。1983年中共中央、國務院作出《關于加強出版工作的決定》,提出對編輯、印刷、發行體制進行改革,出版社逐步實行“事業單位、企業管理”模式,貫徹按勞分配原則,引進競爭機制,改變平均主義、吃“大鍋飯”的狀況,廣大職工的積極性、創造性得到釋放。


  鄧小平南巡講話和黨的十四大提出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得益于政策的春風,出版業加速推進市場化、集團化發展,出版單位深化勞動、人事、分配制度改革,增強了競爭意識。


  中國加入WTO以后,出版業進入轉型發展快車道,一批出版集團、出版單位通過股份制改造和跨媒體、跨地區、跨行業、跨所有制的戰略重組,迅速成長壯大。


  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央作出全面深化改革的重大決策部署,出版業著力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今年3月中辦國辦印發《關于加強和改進出版工作的意見》,提出構建把社會效益放在首位、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相統一的出版體制機制,為新時代出版改革發展指明了方向。


  出版業不僅突破了體制機制方面的藩籬,還通過改革創新發展,實現了出版能力的大幅提高,造就了出版業發展的大好局面。70年來,出版業實力、活力、競爭力大大增強,目前全國528家出版社、637家電子音像出版社完成了轉企改制,在境內上市的出版傳媒企業達38家,全國組建出版傳媒集團126家,有21家資產總額超過百億元。2018年全國出版、印刷和發行服務實現營業收入18687.5億元,占整個文化產業營業收入的20.9%,擁有資產總額23414.2億元,出版業成為文化產業改革發展的生力軍、主力軍。


  從追求數量規模到質量效益提升


  70年來,出版業生產供給能力極大提升,實現了從“書荒”到“書海”的跨越,呈現出繁花錦簇、欣欣向榮的良好局面。


  新中國成立初期,全國圖書出版社不到百家,書店不到3000家,1950年全國出版圖書只有12153種。從內容上來看,以革命書籍為主。新中國成立之初,從解放區帶來的一批文學作品《暴風驟雨》《太陽照在桑干河上》《小二黑結婚》《王貴與李香香》《漳河水》《白毛女》等出版發行。與此同時,五四以來的魯迅、郭沫若、茅盾、巴金、老舍、曹禺、艾青、冰心、葉圣陶等名家作品繼續出版。


  改革開放以來,出版結構不斷優化,多樣性凸顯。文學創作出版從“高原”向“高峰”邁進,歷史、現實、科幻等題材領域活躍,詩歌、小說、戲劇、散文等體裁充分發展。包括《青春萬歲》《冬天里的春天》等開啟思想解放閘門的長篇小說出版,《平凡的世界》《白鹿原》《紅高粱家族》等擁抱普通大眾的文學作品出版,《塵埃落定》《東藏記》《三體》等作品讓文學出版多樣性成為可能。另外,點校本“二十四史”及《清史稿》修訂工程、《中國大百科全書》、《大辭海》、《中國美術全集》等體現文化積累的重大出版工程項目相繼推出,不斷鑄就中華文化新輝煌。


  進入新時代,我國科技出版傳出佳音。《工程控制論》《青蒿及青蒿素類藥物》《中國大科學裝置》和“中國高鐵技術系列教材”等書籍的出版,標志著我國科學技術在若干重要領域已居于領先地位。


  同時,主題出版、主流報刊傳播力影響力不斷提升。2018年全國出版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類圖書2497萬冊(張),較2017年增加1370萬冊(張),在22類圖書中增速居首位,共有7種主題圖書進入年度印數前10。列入中宣部“2018年主題出版重點出版物”的圖書單品種平均印數27.8萬冊,增長3.1倍。


  2018年,全國出版圖書51.9萬種,總印數82.9億冊,與1949年新中國成立初期相比,分別增長63.8倍、77.9倍;全國出版期刊10139種,總印數22.92億冊,與1949年相比,分別增長38.5倍、113.6倍;人均擁有圖書、期刊冊數分別是1949年的30.6倍、44.5倍。


  從“買書難”到“選書難”,反映的不僅僅是出版量的增長,更是優質精神食糧的極大豐富。據了解,1994年、2004年、2009年、2012年、2017年出版圖書品種先后跨上10萬、20萬、30萬、40萬、50萬臺階。


  70年來,中國出版業形成了完整的出版門類,哲學社會科學、科學技術等子類更加豐富,出版品種、題材專業化、細分化特征明顯,彰顯和推動了經濟社會發展和科學技術進步。教科書、辭書工具書、古籍整理、少兒、少數民族語言文字等出版碩果累累,在文化積累、精神培育、服務群眾方面成效顯著。


  從單一紙質出版走向融合發展


  從“鉛與火”“光與電”到“數與網”,70年來,出版發展升級始終與科學技術進步相伴相隨。新中國的出版業走過了紙介質鉛印、膠印和數字印刷的歷程之后,圖書數據庫、電子書、有聲書、AR/VR圖書、多媒體電子書接踵而至,從紙質出版物到電子出版物,再到數字出版物現已與紙質本書籍成并存態勢,而智能出版還正在興起。


  新中國成立后,國家對出版、印刷進行了較大規模的技術改造,短時期內改變了出版技術落后的狀況,印刷能力、印刷質量顯著提升。


  改革開放后,科學技術迎來了發展的春天,在“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的號召下,出版業加大技術創新,提高生產效率。1985年王選教授領銜的團隊研制出我國首個漢字激光照排系統。1987年首張整頁輸出的中文報紙問世,開啟了中國出版業“光與電”的時代。


  進入90年代,CD、VCD、DVD等數字化出版形態層出不窮,音樂、電影、電視劇、語言學習等音像、電子出版物進入千家萬戶,極大豐富了人民群眾精神文化生活。1994年中國全功能接入國際互聯網后,出版業從傳統出版逐漸擴展到網絡動漫、游戲、音樂、數據庫等,進入“數與網”時代。


  黨的十八大以來,出版業積極推動傳統出版與新興出版融合發展,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AR/VR等技術得到廣泛應用,一批數字閱讀平臺興起,推動聽書、電子書、知識付費、在線課程等新業態蓬勃發展,涌現出種類繁多的優質數字出版產品和服務,滿足了讀者利用碎片化時間隨身、隨地、隨時的閱讀需求。


  2017年,知乎、得到、分答、喜馬拉雅等眾多平臺涌入知識付費戰場,各個細分領域涌現出一批知識付費大V,通過專欄訂閱、付費課程、內容打賞、有償問答、社群等形式實現內容變現,在構建一個全新互聯網生態的同時,也在某種程度上影響著我們的閱讀和獲取知識的方式。


  據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的調查,2017年我國成年人的圖書閱讀率為59%,而數字化閱讀率為73%,連續8年持續增長;人均書報刊的閱讀時長近40分鐘,而手機閱讀80分鐘,互聯網閱讀60分鐘。數字化的閱讀無論是在讀者數量上還是在個體的閱讀時長上,都遠遠超過了紙質書籍。另據2018年年新聞出版產業分析報告顯示,全國數字出版產業年收入達到8330.78億元,成為出版業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引擎、數字經濟發展的重要板塊。


  在數字化閱讀不斷發展的同時,有聲閱讀作為一種新的閱讀方式,正在成為移動閱讀市場的新趨勢。近年來爆發式增長的用戶需求和迅猛上升的平臺業績,以及我們正在大力提倡全民閱讀的時代背景,在“電子書”“屏讀”之后,有聲書、有聲閱讀迅速成為現代人閱讀生態下的新寵兒。


  從服務國內市場到向世界傳播中華文明


  70年來,尤其是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出版業的對外貿易和交流合作,經歷了從“引進來”到“走出去”,從“小進小出”到“大進大出”的歷程。


  新中國成立伊始,我國就開始重視對外出版。國家組織進出口出版物,規模不大,發行量也很小,品種較為單一,出口的主要是政治理論書刊,也有一些文學名著和少兒作品,同時,主要從前蘇聯、東歐進口社會科學、科學技術類書刊,服務國家建設。比如,1949年國際新聞局翻譯推出了新中國第一本外文書——毛澤東的《論人民民主專政》,而且大量翻譯出版馬克思、恩格斯、列寧等人的著作。


  改革開放后,為了破解“書荒”,翻譯和重印外國經典文學名著,成為中國出版業“引進來”的前奏曲。再到后來,一大批具有思想啟蒙的科學文化讀物如雨后春筍般涌現出來,這類書籍的出版大大增加了當代名著的比重,西方作品“引進來”的窗口逐漸敞開,出版業與外方合作出版、參加國際書展日益頻繁。


  我國加入世貿組織后,印刷發行領域擴大開放。2003年至2012年,出版業重點面向歐美發達國家,實施中國圖書對外推廣計劃、中外圖書互譯計劃、經典中國國際出版工程等重點項目,2009年在法蘭克福國際書展上首次舉辦中國主賓國活動,有力提升了我國出版業國際影響力。目前,法蘭克福書展、倫敦書展、美國書展、莫斯科書展、東京書展、華沙書展等展會上,隨處可見中國出版人的身影,這些書展也成為中國與世界交流的橋梁。


  黨的十八大以來,在服務國內讀者的同時,中國出版業始終堅持走出去,響應“一帶一路”倡議,積極傳播中華文明。配合“一帶一路”建設,出版“走出去”形成產品、技術、資本、IP、作家、機構齊頭并進的新格局,一些大型出版集團和骨干出版單位“走出去”更加積極主動,更加富有成效,設置議題和掌握話語權的能力大大提升,進一步彰顯了文化自信與底氣。“絲路書香”等工程資助5500多種優秀圖書翻譯出版。一大批優秀作家獲得國際大獎,莫言獲諾貝爾文學獎,劉慈欣獲雨果獎,曹文軒獲安徒生獎,這也意味著中國圖書在某些領域開始受到國際認可。


  據統計,2018年,全國出版物進出口經營單位累計出口1479萬冊(份、盒、張)、金額5935萬美元,比開始有完整統計數據的1997年,分別增長了196%、382%。版權貿易規模不斷擴大,2018年,全國共輸出版權12778項,其中輸出出版物版權11830項,包括圖書10873項,音像制品214項,電子出版物743項;圖書版權輸出較2017年增長1.9%。共引進版權16829項,引進版權總量降低7.1%,其中引進出版物版權降低8.0%。版權貿易逆差有所減少,版權引進輸出比縮小到1:1.3。


  一批體現中國價值、中國精神、中國力量的優秀圖書進入國際主流文化市場。《習近平談治國理政》出版發行以來,受到海內外高度關注和空前熱議,成為具有里程碑意義的“現象級”著作,第一卷已翻譯出版28個語種、33個版本,第二卷已翻譯出版10個語種、12個版本,全球發行突破2500萬冊,在海外受歡迎程度是中國圖書70年來沒有出現過的。此外,《擺脫貧困》《之江新語》《習近平講故事》等作品在國際社會產生廣泛影響。這不僅增進了國際社會對中國發展道路、發展模式的理解和認同,也為新時代講好中國故事、傳播好中國聲音積累了寶貴財富。


  70后再出發,而今邁步從頭越。站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新起點上,推動出版業實現更高質量發展,加快出版強國建設步伐,不斷開創新時代出版業發展新局面,奮力譜寫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出版篇章。(記者 趙碧)


  轉自:中國產經新聞報

  【版權及免責聲明】凡本網所屬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中國產業經濟信息網”,違者本網將保留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的權力。凡轉載文章及企業宣傳資訊,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觀點和立場。版權事宜請聯系:010-65367254。

延伸閱讀

  • “出版業風向標”釋放出哪些信號?

    2018北京圖書訂貨會近日落下帷幕。736家來自全國各地的參展單位、2440余個各具特色的展位、50萬種新書和精品圖書、9 2萬參觀人次……有“出版業風向標”之稱的北京圖書訂貨會,釋放出哪些信號?
    2018-01-18
  • 國家出版基金十年給出版業帶來了什么

    截至目前,國家出版基金共遴選資助了3300多個優秀出版項目,資助對象覆蓋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的580多家出版單位。已有2300多個項目推出成果,有近500項成果獲得中國出版政府獎等國家級獎項。
    2018-02-11
  • 傳統出版業亟須數字化轉型升級

    艾瑞咨詢發布的《2018年中國在線知識付費市場研究報告》則顯示,2017年中國知識付費產業規模約49億元,同比增長近3倍,未來市場潛力巨大。
    2018-06-20
  • 出版業奏響中華文化

    出版業奏響中華文化"走出去"強音

    2018年6月,商務部、中宣部、文化和旅游部、廣電總局聯合認定了首批13家國家文化出口基地。其中,很多基地都將出版作為文化出口的重點,眾多出版企業在基地建設的帶動下煥發出新的生機與活力。
    2019-08-09

熱點視頻

多措并舉穩外貿 動力強勁底氣足 多措并舉穩外貿 動力強勁底氣足

熱點新聞

熱點輿情

特色小鎮

?

版權所有:中國產業經濟信息網京ICP備11041399號-2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5964

超级大乐透